当前位置: 现代服务 > 服务动态 > 政府动态 > 正文

上海出台新一轮服务业扩大开放措施,进一步放宽服务业外资市场准入限制

2019-08-13 14:48:58 上观新闻

《若干措施》既提出放宽服务业外资市场的准入限制,主要包括七大板块40项内容。

开放是上海最大的优势,而服务业开放更是重中之重。今年上半年,上海市第三产业增加值11673亿元,增长9.1%。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为71.2%。为进一步提升上海参与国际合作竞争力,打造上海更加全面、深入、多元化的开放新格局,出台新一轮服务业扩大开放的若干措施具有重大意义。

市政府新闻办今天举行市政府新闻发布会,副市长许昆林介绍了最新出台的《上海市新一轮服务业扩大开放若干措施》(以下简称“《若干措施》”)。市商务委主任华源、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朱民、市文化旅游局副局长程梅红、市市场监管局副局长彭文皓出席发布会。

出台《若干措施》的重要意义

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表示,出台《若干措施》,一是有助于全面推进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在当前全球贸易持续低迷,贸易保护主义思潮不断抬头的形势下,实施新一轮服务业领域的对外开放,有助于进一步消除本市服务业发展一些障碍,进一步融入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进一步扩大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规模,优化贸易结构,进而提升国际贸易竞争力,巩固上海国际贸易中心核心功能。二是有助于持续优化本市营商环境。《若干措施》在提升服务业自由度的同时,提出一系列提升服务业便利度的开放措施,有助于打造法治化、全球化、便利化营商环境,提高本市吸引外资的质量和水平,持续吸引一流人才、高端项目、优秀企业,更好实现高质量发展。三是有助于不断深化自贸试验区改革。《若干措施》中,部分开放措施提出在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进行压力测试,有助于自贸试验区,尤其是自贸试验区新片区“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树立好服务业开放的新标杆。

进一步放宽服务业外资市场准入限制,并提出扩大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开放的措施

《若干措施》既提出放宽服务业外资市场的准入限制,减少对外资投资企业开展业务的限制,又提出扩大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开放的措施,减少对自然人移动的限制,还包括了提升贸易便利化服务水平,发展数字贸易、现代航运服务业与金融服务业等开放措施,主要包括七大板块40项内容:

进一步放宽服务业外资市场准入限制,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共8项,包括:进一步放宽外商在沪设立投资性公司的申请条件,降低对外国投资者资产总额的要求,取消对外国投资者已设立企业的数量要求;探索允许设立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并在全国范围内提供服务;探索允许外商独资旅行社试点经营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业务(赴台除外);探索在特定园区及自贸试验区保税区内,允许外商投资音像制品制作业务;探索允许自贸试验区内外资文物拍卖企业拍卖符合相关条件的艺术品;争取允许外商投资人体干细胞、基因诊断与治疗技术;对跨国公司地区总部中的连锁企业,试点实施全市范围内的“一照多址”;切实保障外商投资企业依法享有国民待遇,外商投资企业的许可证及相关资质申请审核与内资一致等。

实施跨境服务贸易高水平对外开放,引领服务消费转型升级。共6项,包括:建立完善来沪就医清单管理机制,为境外人员赴本市相关医疗机构就医提供出入境便利;支持上海邮轮口岸出境和进境免税店按照经营发展情况,増加销售商品品类和扩大经营规模;加大对境外旅客购物离境退税支持力度,探索扩大离境退税标的物范围,争取放宽退税代理机构资质条件;加快国际体育赛事之都建设,推动申办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体育赛事;在特定展馆探索允许境外机构试点独立举办经济技术展览会;在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增设服务贸易专区,积极拓展服务贸易出口退税功能等。

搭建开放型贸易便利化服务体系,提升国际贸易中心建设能级。共5项,包括:允许企业经资质备案,在未获得原厂授权情况下申请二手车出口许可证;深入推进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建设,允许跨境电商零售出口采取“清单核放、汇总统计”方式办理报关手续;创设上海CC免办自我承诺便捷通道,实施自我承诺、自助填报、自动获证”的便利化措施;延续固化首届进博会展品进出境贸易便利化支持措施;探索集装箱堆场的电子化监管,推进提还集装箱环节保险产品开发和推广等。

提升对全球创新资源的集聚能力,助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共5项,包括:试点建设数字贸易交易促进平台,拓展与国际标准相接轨的数字版权确权、估价和交易流程服务功能;研究设立数字贸易跨境服务功能区,允许符合条件的境外数字贸易企业提供数字贸易增值服务;聚焦产业链关键核心环节、关键零部件环节,加大对跨国公司转让至境内的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优化提升上海国际通信服务能力;探索建立生物医药研发企业研发用生物材料便捷通关常态工作机制,提升生物材料的通关便利化水平等。

强化现代航运服务业对外辐射能力,提升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共5项,包括:推进符合条件的外国船级社对自贸试验区内登记的国际航行船舶,实施法定检验和单一船级检验;推进符合条件的外国船级社等相关机构、企业,开展拖航检验及船运集装箱检验业务;探索开展“两头在外”航空器材包修转包区域流转试点,支持设立外商独资飞机维修企业;加强对“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航权对等开放,积极申请机场空运整车进口口岸资质;推动航空类监管作业场所标准化建设,进步提高电子运单比例,简化空运单证,不断提高空运进出口货物整体通关时效等。

12
分享到:

打印本页

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