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现代服务 > 现代物流 > 港口 > 正文

一个集装箱 见证上海港“夺冠”之路

2018-10-08 09:32:35 解放日报

回眸40年,上海港书写着一部奋斗史——港口之变天翻地覆,闯关迈坎一言难尽,改革智慧拍案叫绝,勇气担当可敬可佩。

  85岁的王再生身材瘦小,却有众人无以企及的荣耀——1978年,一艘名为平乡城轮的半集装箱船,离开上港十区驶往澳大利亚悉尼港,开辟了我国首条集装箱班轮航线,王再生便是当年的大副和代理船长。

  这年,上海港集装箱吞吐蓄势待发,实现4万标箱,与港口界“世界冠军”相比,实属“小阿弟”;去年,这个数字已达到4023万标箱,连续8年居全球之首。

  凭空臆想或守株待兔,绝等不来这当惊世界殊的4023万。回眸40年,上海港书写着一部奋斗史——港口之变天翻地覆,闯关迈坎一言难尽,改革智慧拍案叫绝,勇气担当可敬可佩。

  【亲历者说】

  “老外看我们的眼神都不一样!”

  王再生上世纪50年代从大连海运学院航海专业毕业后,便来到上海港当船员,1970年左右开始跑欧洲、日本等航线。

  当年之所以被选上平乡城轮,他觉得或源于自己的两大特点:一是英语自学成才,到国外港口无须配翻译;二是责任心强,他在甲板部负责装卸货,为防差错,曾三天三夜不睡觉。

  被选上前,王再生对集装箱船早已心心念念。

  上世纪50年代末,集装箱在欧美、日本等国逐渐普及。那一只只八英尺宽、八英尺六寸高、二十英尺长的大铁箱,集节约人力、加快车船周转、便于机械化装卸、可露天存放和雨天作业等诸多优势于一身,是世界通行的标准化运输单元。

  犹记当年,王再生每每抵达欧洲港口,目光所及全是万吨集装箱船,其效率惊人,常常“眼见大船靠岸,第二天醒来,船竟已不见,原来是卸完货又装满货,开走了”。

  相比之下,从中国开来的都是杂货船,装卸速度总归排在最末。

  1977年底,上海远洋运输公司自德国购入一艘7000吨小型半集装箱船,命名为平乡城轮。1978年9月26日,平乡城轮载着162个空箱,自军工路码头出发,要从澳大利亚运回工业机器和原料。

  “那时中国还没啥东西好出口。”据王再生回忆,在他担任平乡城轮大副和代理船长的一年半里,他仅载过不超过3次少量矿砂前往澳大利亚,如此效率而今看来实在有些低下。但1978年10月12日当平乡城轮首航抵达悉尼港时,他依然有扬眉吐气的感觉,“老外看我们的眼神都不一样!这毕竟是零的突破!”

  引来资本,也“漏”出大鱼

  平乡城轮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但“好不好”和“快不快”的问题更任重道远。

  刘桂林,1968年被分配至上海港,从最艰苦的装卸工做起,1978年开始担任张华浜作业区主任,1983年起任上海港务局副局长,1997年赴市交通办任副主任,2000年成为机构改革后市城市交通局首任局长,几乎见证了上海港40年沧桑巨变全程。

  40年前,平乡城轮首航,但当时黄浦江畔尚无专用的集装箱码头,集装箱装卸用的是土办法——两台门吊,两位司机,左右开弓,速度、方向必须“神同步”,吊起再放下,难度与效率可想而知。当年上港十区曾开会反思,装卸相同数量的集装箱,日本码头仅用4名工人干12小时,而我们要12名工人干72小时!

  泊位不足、现代化机械缺乏致码头压港严重,同样是棘手事。刘桂林记得,1978年至1982年间,上海港每天在港的外贸船舶达250余条,港口装卸作业能力却不足40条,“一到晚上,大量待泊船上的灯光将吴淞口外连成一座海上城市,压船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相当于每3分钟把1两黄金往水里扔”。

  尽管自1981年起,张华浜和军工路码头相继进入集装箱专用码头改造,然而资金捉襟见肘拖慢了建设进程。1990年,和记黄埔旗下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已是全球数一数二的集装箱码头,为表中国坚持扩大开放之决心,上海港向和记黄埔抛出合作橄榄枝。“和黄”很快就明确了合资意向,上海港随即成立谈判小组,由刘桂林任谈判小组组长。

  第一次谈判,港方事先拟好了文本,除了投资多少和占股比例2项由港方承诺外,其余数十项全是上海港应作出的保证,包括保证业务不与他人合作等。

  既不能牺牲上海港的利益,又要达成合资目的,身为组长,刘桂林压力甚大。“当时我当着港方的面,故意将合同置于一边,并开诚布公:今天不是搞一锤子买卖,既然谈合作,就应是伙伴关系。建议双方重新组织起草小组,共同商议和起草合资合同……”

  此后,双方以平等友好为前提展开拉锯,最终聚焦两大问题:一是双方均坚持51%控股,经多轮、多层次艰苦协商,双方各退一步,都持股50%。二是关于港口业务,港方松口,上海港最多有2%的业务可与他人合作,上海港则坚持10%。其中最惊险一次,双方谈到中午依然僵持不下,港方为赶飞机,已站起来拎包走人,这意味着历时2年半的谈判即将功亏一篑。

  就在港方一脚已踏出门外的瞬间,刘桂林一拍桌子,“92%,OK!”正是这逆转局势的魄力一拍,既解决了上海港的资金瓶颈,又为后续发展留足余地。当时,上海港业务虽多集中在吴淞、军工路和张华浜码头,但对于在浦东外高桥建码头已有规划。1993年8月,沪港合资上海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投入营运,总投资56亿元,合资经营期限50年,是当时我国交通行业和沿海港口最大合资项目。借助港方资金,上海港大量添置集装箱桥吊等设备,同时大举改造集装箱码头,集装箱规模于1994年首破100万标箱大关。从1978年的第一箱,上海港整整用了16年才跨入百万标箱港口。

分享到:

打印本页

收藏本页